查看: 13793|回復: 12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无限法则帧数优化: [新聞] 轉載: 西咸新區,五年建了個大農村?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9-5-24 10:06:43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
即刻注冊,感受西安

无限法则玲图片 www.btxrh.icu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,沒有帳號?即刻注冊

x
西咸新區成立五周年了。為了避免很多不必要的質疑,官宣字斟句酌地選用了“國家級新區五周年”的說法。一些媒體的表述卻沒這么準確,出現了“新區五周年”、“新區五歲了”等說法,令我等不禁疑惑:時間去哪了?

如果有“國家級西咸新區五歲了”,那勢必也得有“省級西咸新區七歲半了”、“市級西咸新區快兩歲了”……畢竟,在這個建設面積不到三百平方千米的土地上,接連上演了“現代田園城市”“創新城市發展方式試驗區”“現代化大西安新中心”“大西安新中心”等角色不一的世紀“大戲”。



“西咸一體化”官方文件正式認可是在2002年,簽訂了《西安咸陽經濟一體化協議書》。八年以后,陜西省層面首次設立西咸新區,提出省市共建、以市為主的方案。時隔一年,又發布西咸新區總體規劃,設立西咸新區管委會,開發建設體制調整為省市共建、以省為主。2017年1月21日,陜西省委、省政府提出由西安市代管西咸新區、深入推進西咸一體化,西咸新區由此進入全面“實體化”階段。

仿佛改革又回到了原點。當然這是不可能的,當年以“市”為主,指的是“兩市”,如今以“市”為主,指的是“一市”。無論是“省轄”抑或是“市轄”,“兩市”還是“一市”,西咸新區一直在探索,在前進……

西安做大是趨勢

前一陣子,曾入選過中國經濟學家影響力前百的張寶通老師頻頻發聲,說要讓西咸新區徹底歸屬西安的懷抱,立刻啟動西咸行政一體化。他的指向很明確,就是目前準副省級的西咸新區與建制副省級的西安之間若即若離,以及咸陽“孤懸一隅”,像是大西安改革的“半成品”。

七年來,我們可以說拿走了咸陽建設西咸發展西咸的權力,所以無法證明誰就一定比誰干得好。想當年北塬新城甫一發布,學界媒體界罵聲一片,指責“咸陽向西發展與一體化漸行漸遠”。不過執筆者還算公允,對“西安向東發展對一體化缺乏動力”亦有微詞。



當現實的理性人選擇與制度設計者初心背道而馳的時候,不能責怪理性人太理性,苛求他們都像雷鋒一樣發揚道德精神,而應該反?。菏遣皇侵貧韌牙肓聳導?、脫離了群眾、脫離了市場規則?而骨感的現實,讓西咸新區頗為無奈,在很長一段時間里,它更像是西安和咸陽的打工仔。

真正的改變是由時任陜西省委常委、副省長的江澤林直接掛帥西咸新區管委會時開始的,當時西咸新區的開發力量亦基本同兩市脫離直接關系。

在江澤林任西咸新區第一任主任時期,在西咸新區及五個新城務實管用的工作方式中,咸陽首先伸出橄欖枝,空港、涇河這兩個缺乏與咸陽先天連接的新城,迅速與渭城區、涇陽縣構成利益共同體、命運共同體,開啟了西咸新區與行政區關系最和諧的“蜜月之旅”。

而秦漢、灃西這兩個以咸陽干部為主體的新城,也迎來了“新婆婆與舊婆婆”和諧共處的發展期,雖然中間亦不免有各類圍繞征地開發分稅共治所發生的摩擦與博弈,但穩定團結的大局不曾動搖。時任咸陽市委書記姜峰等領導亦因支持共建大西安而升遷,“不談主義只談問題”的基層創新得到充分舒張。

與此同時,依舊接受西安市管轄的灃東新城,雖也時時受困于“雙管”帶來的成本壓力,但畢竟因地利之優勢掩蓋了很多本可以歸為“體制之爭”的類似問題,“在發展中解決矛盾”有了鮮活的佐證。

更何況,此時的灃東新城,早在設立之初,也即是當灃東新城還叫“西安市灃渭新區”的時候,就吃了全省第一個全域托管開發區的螃蟹。改革不能走回頭路,雖然一個開發區同時兼任政府,看起來更像是體制輪回,但高新區的前車之鑒曾經深刻地震懾著領導者的心靈:沒有拆遷權就失掉了一半的發展速度。


西咸新區

西安代管西咸新區的利好,灃東的邊際收益其實最小,倒是以灃西新城為代表的原咸陽區域獲益最大,這是改革的力量、制度的紅利,是生產關系解放生產力后的社會總福利提升。

至于西咸新區托管事權,這需要與“代管”一策分而視之。對于灃東新城試水全域托管,坊妹記得原灃東新城管委會主任、現西咸新區管委會主任康軍曾在多個場合表示:托管利弊兼有,弊是行政成本和行政壓力,基本上是七分的力量管行政、三分的力量搞開發,但總體利大于弊,因為項目推得快,過去制約項目落地的種種不利大為減少。

以至于后來,陜西省委主要領導拍板“托管代管”決定,多多少少也是借鑒了灃東新城的發展案例,希望體制賦權后的其他四個新城都能如灃東一般進入快車道。

世界城市化的發展規律,就是“贏家通吃”,大者恒大、強者愈強,政府不干預下的城市自發軌跡都是一樣的,因為大城市資源配置效率更高、邊際成本更低。也只有足夠體量的人口、交易、信息聚集在一起的時候,才能夠產生更高形式的文明演化。

從這個意義上來講,西安做大是趨勢。

缺少賦能,西咸只能賣地建樓、產業招商

既然省上賦予西咸新區如此高的政治地位,那一定也建立在西咸新區速度更快的基礎上。頭五年,為了體現這一優越性,西咸新區提出了“三年出形象、五年大變樣、十年大跨越”的目標,“只爭朝夕”“搶在前干在前”的新區精神昭示著對速度與效率的渴求。

但新生的西咸新區顯然沒有遇見好時節,遠到浦東、濱海,近至高新、經開,都趕上了快速城鎮化和制造業轉移的雙重契機,但到了西咸新區大干快上的時候,這兩個紅利都面臨轉折或者轉型。國內產能飽和,經濟結構亟待優化;劉易斯拐點來臨,制造業外流;土地財政頻頻叫停,地方債?;魷幀饉械耐獠啃問?,都與“開發區”這一產物設立時的情境大為不同。



新區的建設,其實是資源的“預”配,它超前于市場的需求,為預期的市場膨脹提供理想空間。

因此新區都需要行政力量的主導。行政力量,既可以體現在資金的傾斜上(土地指標傾斜本質上也是一種資金傾斜),也可以體現在城市功能的傾斜上(通過規劃管理實現)。但前者,因其干預方式更為直接,而容易造成經濟的扭曲(如累積地方金融風險);后者,則相對溫和一些,故成為地方發展區域經濟的不二之選。

就拿我們最熟悉的西安來舉例子,西安自90年代以來,其實一直在分散老城的功能,如把經濟中心放在高新區,政治中心放在經開區,文化中心放在曲江新區,科教中心放在長安區……

沒有功能的導入,新區就是無源之水、無本之木,即便像素以產業示人的高新區,在建設初期也依靠了省市企事業機構的遷入(更多功能的導入)而迅速完成原始積累,為經濟區配套基礎功能。

時任陜西省委書記婁勤儉在上任后視察西咸新區,提到這里將是“現代化大西安的新中心”。但是直到現在,坊妹幾乎未發現在西咸新區有任何省級或市級的“功能導流”。就拿現在其城市口號“大西安新中心”來說,西安市有任何的公共服務設施落地于此嗎?這個新中心,究竟是行政中心還是文化中心?經濟中心還是金融中心?恐怕沒有人能說清楚。

世紀之初,曾瘋傳將以西安承辦全運會為契機(體育拉動型基建模式),把西咸接合部打造成奧體中心,一時間開發商緊鄰繞城高速拿地,規劃上千畝的“奧林匹克花園”。后來全運會流產,奧體中心也流產。直到十年后咸陽自己規劃新城,依舊把“文體中心”這個初心高高舉起,建成了咸陽人的奧體中心。



此時的西安,則把奧體中心規劃在了浐灞生態區——西安的東面。也即是說,在新一輪的城市基建中,西安和咸陽依然沒有達成利益共同體的認知,基建不能一體化,何以一體化?

這里還需申明一下,坊妹所謂的“中心”,絕不是形式意義上的中心(如各個開發區自我設定的各種“中心”式口號),而是實質意義上的中心。所謂的中心,就是城市在長期發展演進過程中自發形成的資源的匯總,往往一個城市的分類中心只有一個,它不能被“復制”,只能夠被“剪切”。

這種尷尬和焦慮,其實西咸新區第一任領導班子早有體會,2016年元月橫空出世的“新長安大軸線”正是對這一焦慮的反彈和破題。

坊妹曾親歷“新長安大軸線”的出爐。新長安大軸線,當然是西咸新區站在自身發展利益上的一次大手筆和大規劃,也是一個好故事的開頭。

這條軸線,其實于2013年時就已動議,歷經張錦秋、韓驥、呂仁義等大師級人物的研究修改,終于在三年后公諸于世。其與北京大軸線、巴黎大軸線、羅馬大軸線自比,取上古“五星出東方利中國”之意,在規劃手法上幾乎挑不出任何毛病。

以至于一年后(2017年4月)雄安新區規劃公布,其亦選用中軸線的建造格局,并與新長安大軸線驚人相似。后來參與雄安新區規劃的學者坦言,雄安新區的規劃其實借鑒了某些西咸新區的好做法。


舊長安

正如中央要求雄安新區“要一張藍圖干到底”“一茬接著一茬干”一樣,西咸新區的建造,最害怕規劃的反復、產業的反復、人事的反復。不久,西咸新區易帥,新長安大軸線終因爭議過甚而為“大西安新中心”所替代。但誰都知道,長安與西安的云泥之別、大軸線與新中心的維度區別。

2017年西咸新區被西安代管后,關于軸線、中心的爭議再起,最終西安市在平衡多方發展利益后,選定了三條“軸線”。但恕坊妹直言,所謂軸線,指的就是軸對稱的中心,三條軸線即是一條軸線?;瘓浠八?,2017年之后,新長安大軸線不論從形式上還是實質上,都未能發揮其規劃價值。

軸線只能有一條,但“新中心”可以有多個,所以從這個時候開始,“新中心”成為西咸新區使用頻率最高的一個規劃詞匯。但“新中心”畢竟不是“副中心”,說起來好聽但吃起來難看。

功能引流的缺失,根本上是利益架構的扭曲,對既有利益格局的輕視抑或蔑視,導致了西咸新區整體戰略的失策。缺少賦能的西咸新區,只能走賣地建樓、產業招商的老路。從2017年開始,西咸新區提出從“基礎設施建設為主”向“產業招商”為主轉變。俗話說,可以靠顏值吃飯為何要靠實力?具體到西咸新區這里,就是“假如能靠副中心吃飯,就不用去靠產業興城”。

西咸新區應該走什么樣的路?

“西咸新區是個大農村”,是西安人對離自己只有二十公里遠的國家級新區的一般認知。

第二任主帥岳華鋒執柄西咸,應該說一開始內心也是糾結的,“西咸郊區”啊。因此,2016年2月至12月的這段日子里,西咸新區并未出現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的雞血場面,反而顯得寵辱不驚、恬淡寡欲,即使是一些改革性質的工作,也都不會觸及根本。例如,新設招商局但依舊任用原班人馬、上收新城權力但采用資本市場方式等等。


西咸沃野

2016年底,隨著王軍同志向省委遞交關于西咸新區發展建議書,時任省委主要領導決意對西咸新區體制機制問題進行手術性治療,一系列牽動當事者命運的事件由此拉開……

岳華峰同志上任“西安市政協主席”,這起初被認為是西咸又將易帥的信號,畢竟,副省級西安市無論如何也不適合“代管”一個跟自己平級的行政單位。但很快這一顧慮就消除了,岳華峰繼續兼任西咸主官,并要求“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西咸新區(而不是政協)上”。

這也是西咸新區決策層思維更為活躍的一個時期,以國務院掛職干部、西咸新區管委會副主任王飛為代表,提出了“保留西咸新區作為國家級新區的特別權力”等建議。

與此同時,咸陽也適時提出了對世紀大道陳陽寨片區12.6平方公里的“回收”問題,依據是“這一區域是咸陽市長期以來投入開發的成熟區域、與現有咸陽市密切不可分割”……


西咸新區原始風貌

不久,關于西咸新區和咸陽市提出的這些要求,陜西省委省政府均予以采納,灃河以西的世紀大道沿線以“反托管”形式再次回到咸陽市的懷抱,但是“戶籍與西安同城”。也就是說,在咸陽市的地盤上,有一部分是西安人,你說它是飛地吧,也不對,專家說這叫“反托管”。

這一兩個月里,關于西咸新區到底是西安的“兒子”還是“兄弟”的問題,在西咸內部爭論不休,王永康書記在一次專門座談時定了調:“好兄弟”“大特區”。

最初的蜜月,也是磨合,就拿會議排座位這個問題來說,就得重立規則。行政系統本就是邏輯嚴密的科層組織,座次事小,但內涵深刻。也有個別西安的管理者,并不如高層那般志存高遠,他們看到了新的“市場”。

很快,西安市委組織部前期派出的數十名“借調干部”和灃東新城幫助托管工作的“借調人員”大部分留任,西咸新區向西安市委上報的“內設部門升格副局級”亦獲批準。

既在概念上歸屬西安管理,導流“大城市紅利”,又保留準副省級“特區”待遇——一切如此完美,似乎完全契合西咸上層心意。

藥,吃下去了,行不行,要看療效。

這是一張西咸新區2014年至2017年各項經濟指標情況折線圖:


此圖可以看出,西咸新區的經濟支柱依然是固定資產投資,2018年的數據尚未出爐,但預期不變——投資拉動型經濟結構長期內難以破題。

作為新區,固投大幅度增長也是應有之義。我們再看下圖:


西咸新區2014年至2017年前11個月固投占全省固投比例

這張圖表明,以“固投”為經濟特點的西咸新區在全省固投占比不再持續爬坡,這也意味著其他市區在城市建設方面有追趕之勢。



這張圖指示的是,西咸新區在固投方面,房地產并非主流,基礎設施等投資依舊強勁。



這是各個產業的固投情況??梢鑰吹?,二產和一產的固投都呈下降趨勢。

除了這幾項經濟指標數據,我們還可以羅列出下述指標——

1.財政收入與供養人員比:西咸新區托管轄區事權后,財政收入增長約兩倍,但財政供養人員增加了約十倍。

2.GDP與供養人員比:項目評估中,我們常用到“畝產值”的概念,即平均每畝土地的產值。具體到對開發區的行政效益而言,我們也可以將GDP視為產值,用GDP和財政供養人員的比值作為衡量開發區效益的一個指標。

我們看到,托管后的西咸新區GDP增速并未有顯著變化,一般在15%左右;但托管后的財政供養人員增加了十倍。

這兩個指標的意義在于:

西咸新區作為一級以發展經濟為主要目的的創新性機構,其各方面工作均要以“不增加財政負擔、創造新經濟增長點”為己任,但托管后的西咸新區,不僅加大了財政負擔,并且并未發揮“開發區人才紅利”的優勢,其行政效益(效率)幾乎與傳統政府無異。

難道我們設立西咸新區是為了在西安和咸陽之間增加一個政府嗎?

答案顯然是否定的。

西咸新區與浦東新區、濱海新區擁有截然不同的歷史背景和區域情勢,浦東、濱海都是在主城之外做“增量”,在新區成熟后過渡成建制區。此外,上海、天津均是正省級建制,浦東、濱海副省級建制與上位管理不相沖突。

而西咸新區是在主城之間“分增量”,城市亦未成型,過早設立全能型行政機構,無異于加重行政成本和納稅人負擔。以目前西咸新區的狀況,大有坐大為一級政府的趨勢,一級含街鎮、區縣、市政府三級行政體制的大政府。

根據國務院《關于同意設立陜西西咸新區的批復》,西咸新區應“探索和實踐以人為核心的中國特色新型城鎮化道路、推進西安咸陽一體化進程”,這是立區之基,任何偏離這條軌道的施政措施都會危及到西安都市圈、關中城市群的整體利益。

據此,西咸新區應該走什么樣的路,也一目了然:

1.將財政資金、融資資金繼續大力投入連接西咸交通一體化、公用設施一體化方面,而非急功近利于“招牌企業”“招牌形象”,從而折損本就捉襟見肘的建設資金。

2.推進省級行政中心“西遷”事宜,在西咸新區布局省級公共服務設施。不再在文字上做游戲,一個口號干到底,將目前較為混亂的“現代化大西安新中心”“大西安新中心”“大西安新中心中央商務區”等定位統一于“陜西省行政副中心”。

3.轉換經濟發展思路,從“開發區1.0時代”招商窠臼中突圍,立足新區實際、新經濟常態和國家定位,探索“村域”經濟。西咸歷史人文豐厚,“南街村”“袁家村”“烏鎮”模式易于效仿,“一村一產業”,可為城鎮化破題。

城市不見得都得叫“CBD”才洋氣,“中關村”“硅谷”滿滿鄉土風卻引風氣之先。西咸新區要新,必須有差異化定位和差異化發展思路,在政策、制度、文化上給予社會力量以寬松空間。

4.改革考核指標體系。攤派式的考核體系,是造成“千城一面”“GDP主義”“同質競爭”的重要原因,也是捆綁區域改革創新的不可承受之重。

試想,西咸新區每個新城區區幾十平方公里用地,卻要容納內資、外資、國資、央資、民資各類投資主體,各個新城都要求有大項目、大投資,小馬拉大車,要么透支財政,要么透支土地,缺乏理性而長遠的產業成長環境。

5.盡快啟動業已確定的大型政府投資項目,如大軸線。地鐵建設的滯后,業已造成目前西咸大道沿線居民痛苦指數的翻倍,如果再放任大項目拖延工期,不僅對民生有礙,更會擠占民間投資空間,割裂政企關系、干群關系。

以上五點僅為當務之急,安定之計、長久大計,尚在帷幄之內。西咸為一體化而生,亦可為一體化而亡,重要的是,西咸何時一體化?

踩過的腳印




上一篇:一圖看懂!浐灞高品質酒店規劃圖
下一篇:浐灞星級酒店群項目集中開工儀式
沙發
發表于 2019-5-27 08:39:07 | 只看該作者
怪胎一個!
板凳
發表于 2019-5-27 11:20:23 | 只看該作者
地方?;ぶ饕?nbsp;  交大創新港硬是一座橋孤立起來了   太滑稽了  這是什么投資環境  就是一個坑
地板
發表于 2019-5-27 11:37:12 | 只看該作者
本帖最后由 tztp 于 2019-5-27 11:38 編輯
美少女 發表于 2019-5-27 11:20
地方?;ぶ饕?nbsp;  交大創新港硬是一座橋孤立起來了   太滑稽了  這是什么投資環境  就是一個坑

創新港的規劃僅僅是在渭河南 所有用地均在灃西 和咸陽沒有一點關系
渭河南岸修建一個生態公園 類似當年興慶公園在交大北邊一樣 形成一個天然的屏障
至于咸陽高新區 交大創新港去年快要建成了才想插一杠子
咸陽那邊2000畝完全是嘴上說說 土地舍得劃撥給交大么?
僅僅是咸陽自己內部做個規劃 什么文教園配套交大

完全是咸陽高新區房地產放出來的消息
5#
發表于 2019-5-27 12:49:09 | 只看該作者
想當年北塬新城甫一發布,學界媒體界罵聲一片,指責“咸陽向西發展與一體化漸行漸遠”。不過執筆者還算公允,對“西安向東發展對一體化缺乏動力”亦有微詞。

從全運會奧體中心的位置設置就可以看出,西咸新區真是個怪胎,明明奧體放在西咸是最好的位置,居然南轅北轍了
6#
發表于 2019-5-27 14:11:19 | 只看該作者
“我們看到,托管后的西咸新區GDP增速并未有顯著變化,一般在15%左右;但托管后的財政供養人員增加了十倍?!?br />
那么問題來了,托管后增加的這十倍人,都是誰安排的人?反正增速沒變化,能不能把這十倍人給撤了,浪費糧食。
7#
發表于 2019-5-27 20:46:46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tztp 發表于 2019-05-27 11:37
本帖最后由 tztp 于 2019-5-27 11:38 編輯


創新港的規劃僅僅是在渭河南 所有用地均在灃西 和咸陽沒有一點關系
渭河南岸修建一個生態公園 類似當年興慶公園在交大北邊一樣 形成一個天然的屏障
至于咸陽高新區 交大創新港去年快要建成了才想插一杠子
咸陽那邊2000畝完全是嘴上說說 土地舍得劃撥給交大么?
僅僅是咸陽自己內部做個規劃 什么文教園配套交大

完全是咸陽高新區房地產放出來的消息

修橋聯通起來是對的,搞自我封閉是沒啥好處的!都心胸寬一點,再不濟修好了也是一條路,也方便了周邊幾萬人的出行,你說是吧!
8#
發表于 2019-5-27 20:53:24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西安很多規劃著實讓人看不懂,我也不明白為啥當年就提倡公鐵,空鐵聯運,而西安要把港務區搞在現在這個位置!為啥不能搞在西邊?離空港新城,離機場近一點,方便空鐵聯運,提高聯運效率,然后以機場和港務區為基地把這一片打造成物流產業園不好嗎?現在這樣機場在西,港務區在東,地理上天然隔離,物流產業也各自分散,根本沒辦法捏成一個有力的拳頭!白瞎了這么好的資源!
9#
發表于 2019-5-27 20:58:26 | 只看該作者
新軸線有沒有規劃主干道?20車道以上全立交的。
10#
發表于 2019-5-27 21:22:53 來自手機 | 只看該作者
西安發展慢就是因為有TZTP這種人才存在!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即刻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快速回復 无限法则玲图片 返回列表